(3)角色空白之示範 

時間:9月24日早上 地點:天童寺餐廳  

:方老師  A:昌      B:靜      C:蓮

A:你今天出來是有什麼問題嗎?

B:我一直覺得角色空白。

A:可以舉例說明嗎?(澄清)

B:這空白好像死亡一樣。

A:什麼樣的角色空白?(澄清)

B:應該是媽媽的角色空白。

A:你可以回想一下,你小時候印象中的媽媽嗎?(收集資料)

B:在我的印象中,我的媽媽是個滿壓抑、自卑的人物。我小的時候看到她這個樣子,我會很生氣。

A:你不認同她的想法嗎?(反映)

B:對!

A:那你今天認為擔任一個媽媽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師:太快了!太快了!

   這部份來講,隱藏的東西還沒處理。也就是情緒還沒發洩完,在前面談話堶情A不要太快指導,要她先情緒引發。剛才她已經提到重點對不對?堶掄蘌瓣F很多不滿的情緒,這些都要把它引爆,用的是前面課程堭衁滯w反映,如照妖鏡一般把它照出來。

師:妳媽媽造成妳很大的困擾!(反映)

B:我覺得她很懦弱。

師:妳希望她是變成什麼樣的人?

B:我希望她是堅強,自己能站起來的人。

師:這是妳的理想狀態下的媽媽,可是,她令妳失望了,在妳的內心世界是個悲劇,妳就把妳的媽媽這個角色破碎掉了!(反映,導入理性狀態)

B:也許吧!

師:妳真的覺得妳媽媽是這個樣子嗎?(深入挖掘)

B:我看她就是這樣。

師:妳不能改變看法嗎?

B:那我必須去想想她比較好的一面,比較快樂的一面。

師:妳的意思是利用快樂來替代妳對她的失望!(反映)

B:不是我用快樂,而是我必須想能令她開心的事。

師:其實妳是希望她很開心,是不是?(反映)

   實際上,妳對她很關心,是不是這樣子?

B:沒有錯!

師:可是妳的關心裡面,沒有回報!

B:我看她的婚姻生活是很黯淡的,雖然我的爸爸很關心她,可能因她的個性及在我小學五年級得了癲癇這病,每次她一發作完,連續三到四天就進入低靡頹喪的狀態,甚至為了這病不想活了。

師:妳媽媽這病,沒有得到妳的同情,只得到妳的憤恨!因為從妳的言談堶情A表示說妳對這病發作很生氣!(反映)

B:可能吧!

師:因為同情跟生氣是兩回事!

   同情是正常的,我們不需要花太多時間來討論;

   生氣是很奇怪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檢討一下。

   為什麼會變成生氣!(選擇目標)

   好了你們兩位重新進入。

B:在我的內心世界堶情A一直認為她不是得癲癇。

A:妳的意思是說,她利用生病來取得同情!

B:不是!

   她第一次發病的時候,只有我在現場,當時,她要拜拜,要求我幫她抬神桌,在移動過程,她喊我的名字,並告訴我說她頭很暈,就倒在地上,從此發病率很頻繁,而早期吃了藥之後,發病得更嚴重,那是不是得癲癇呢?我心堣@直很納悶!

A:在妳的看法,是否認為癲癇這病使她變得更弱?

B:沒有錯!

   她只要一發作,全家都在這陰影下面生活。

A:所以,在她這脆弱的生活方式,使得妳在童年的生活很不愉快!所以就這樣讓妳很生氣!(反映)

B:不,是她的病,讓我們每天都心驚膽跳的,怕她掉到水堶悼h,怕她發生很多的意外。

A:是她讓妳們提心吊膽!(反映)

B:我想應該是這樣,所以生氣是必然的!

A:那有沒有很多事情是她該做的而轉移到妳的身上來?

B:這也是必然的!

A:那妳就要早一點扮演媽媽的角色!

B:她得這病,到後來,甚至在煮菜,都會昏迷趴在火上面。有時候在路上發作,就有些熟識的人把她帶回來。

A:所以妳們替她擔了很大很大的心,吊了很大很大的膽,也因為這樣而使妳對媽媽的角色感到空白!

B:我不曉得,因為我感覺到從我母親身上學不到母親的角色。

A:有沒有從周旁的親人學到?

B:似乎很少!

   說實在的,小時候在家是獨生女而且為老大,結婚後我家也是只有一個女的。

A:所以就沒有機會去探討角色扮演!

B:妳從婆婆身上沒辦法學到嗎?

A:我想,這應該是另外一種情結。

師:其實你(A)現在所收集到的資料已經足夠了!不應該再繞下去,這就是繞圈子了,已經繞很久了,其實在她整個繞圈子過程中,她已經把整個資料給妳,也就是她等於說明角色空白。

   所以,現在要進入的是,怎麼幫她,讓她瞭解整個問題,她剛才已經提到空白,其實,包括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對她來講,出現的問題不止空白,堶掄晹釦N凍,因為她不滿意這個角色,所以被冷凍了;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污染,一個小孩子做媽媽的角色,這叫污染,到後面她會出現問題就是自己角色搞亂了,所以前面所提四個問題(污染、冷凍、空白、錯亂)都有了,因為四個問題都有,就把事情搞的很大。

A :剛才,我試著看有沒有例子是她比較欣賞的,或者...。

師 :不需要,不需要用例子,因為用到角色治療,不需要舉例,可以直接點出來,讓她明白!

   妳自己心裡明白,對不對? (對當事人發問)

   被污染了、被冷凍了、有空白、有錯亂,這角色就會在妳當媽媽的時候,對自己不滿意,對不對?

   本來不滿意妳的媽媽,現在不滿意妳自己了,為什麼呢?妳的媽媽跟妳的媽媽角色是相連的,當妳不滿意一個的時候,另外一個也就跟著不會滿意。

   如前面課程中提過,若你不滿意這角色的時候,當你長大成人時,你這角色一定會做不好,所以在角色理論堶惚亃j調〝You are ok!I am ok!〞,如果說你對我很滿意,我也對你很滿意的時候,那麼一切問題就解決了。

   現在出現的問題是〝You are not ok! I am not ok!〞。

   那麼如何把〝You are not ok!〞變成〝You are ok! 呢?

   這部份所運用的技巧跟你們昨天所聽的技巧,完全不一樣,這東西實際上所用的是存在主義所主張的,也就是說,不要因為死亡、病痛或災難,而認為你就完蛋了,人的價值是存在的,這所謂存在,就是當你覺得存在的時候,就會去面對。

   你覺得真實存在的時候,就會面對任何的死亡、困難跟病痛,所以,現在就用存在主義來處理,這存在主義所強調的是,改變當事人的心態,不是改變事實,也就是話題重點一定要落在母親身上。

C:也就是這事實是不能改變的。

師:對,用妳的心去改變。

那我們把話題回到妳的媽媽身上。

剛才,我已經跟妳提示了,妳是否能用另外一種角度來看妳媽媽,妳剛才的角度是妳原始的角度,所以妳對妳的媽媽有同情也有生氣,因為妳媽媽的角色沒做好,妳就承擔她的責任,當妳承擔她的責任,妳的童年生活就被剝奪,妳不能過一個快樂的童年,所以在妳的心目中,妳的童年是不快樂的,是不是這樣?(案主點頭)

因為妳的童年不快樂,所以在妳成長以後,回到媽媽的角色上面,所以妳也不快樂,是不是?(案主點頭)

因此最重要的是,如何令妳心堶悸熊ㄕ~是快樂的!妳的媽媽是這樣子,妳還是很快樂的接受妳的媽媽,妳明白我的意思嗎?(理性)

B:我要怎麼改變?

我要想她好的嗎?

師:第一妳年紀那麼小就照顧媽媽了,有沒有覺得妳肩負責任?是不是?那個時候妳想想看,除了妳能肩負責任,還有誰能肩負責任?

沒有了,是嗎? (責任、意義)

B:好像沒有。

師:是啊!

   因為妳接受了別人沒辦法承擔的責任,妳在擔嘛!

   有沒有覺得自己很偉大?是不是?(存在主義)

   妳今天已經不覺得她很偉大了,可是在當時,她確實很偉大,是不是? (情緒引導)

B: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師:妳不需要回答。妳只要默許就可以!(笑...)

B:所以,第二個妳要改變的不是妳媽媽的角色,而是妳童年的角色,因為妳在童年的角色堙A妳認為妳的童年受破壞、受了污染,所以今天給妳的觀念,是妳的童年裡面,不是污染、不是破壞,而是在做一些偉大的責任,肩挑家族的責任,也許妳在那時候,心堳飫`怕,也許妳的內心很討厭,可是妳做到了,妳重視妳確實做到了,是不是這樣?(存在的責任和經驗價值)

你們注意她身上的能量在轉,從陰轉陽。(對大家解說)

這就是意義治療法。給她一個清楚的概念、清楚的人生意義,可以把很多負面的東西全部粉刷掉,妳有沒有覺得妳額頭那邊舒服多了!因為那個黑暗面,開始在擦掉了。

B:她為什麼要哭呢?治療成功不是表示情緒應該好轉嗎?

師:哭是正常的。

   其實妳的哭,應該是妳小的時候在哭,那個時候沒有好好的哭,現在在哭,補回來。

C:看得心好酸哦!(旁觀者的情緒反應)

A:她那個時候很堅強!

師:妳那個時候很堅強!

   很堅強的意思就是很壓抑,妳那時候的情緒沒有發展出來。妳開始覺得童年有意義了,開始接受她了。(停頓一下)

師:好!差不多了!

妳現在想想看,妳媽媽真的那麼悲哀嗎?

B: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她,生前旁人常跟她講,有那麼好的先生照顧她,又有那麼孝順的孩子孝敬她,她是感到滿足了。(情緒已經穩定)

師:妳剛才所講的話是別人的,妳一直沒有用這種話去看她,是不是?

   因為妳不滿意妳的童年,現在妳已經開始滿意了,所以,現在妳是否能用妳剛才所說的話去看她?

   (停頓一下)

   不能夠完全進入,對不對?所以,這種狀態堶情A假如生病的是妳,妳的先生跟妳的孩子這樣照顧妳,妳是痛苦?還是滿足?

能量在變了,這種能量一出來,唰!一下子。你們注意能量改變非常強大,妳的心在變了,是不是?

B:可以感覺到能量在變。

師:因為妳的能量在變,所以妳的心在改變。

   我看見一道光明,從妳身上射到天空去。

   能夠很真實的接受他,就好像我思故我在,在意義治療法堶情A所發展的東西完全在於存在的哲學,存在主義就是你不排除任何困擾,不排除任何的不好狀況,能夠很真實的接受它,借用一句話我思故我在,就是你想這東西就存在,同樣,妳面對這東西的時候,才會覺得妳存在,這就是存在主義。

   如果說妳從小到大都平平安安、一帆風順,到妳死的時候,妳會發現妳好像都沒有活過,因為妳從來都沒有什麼記錄,連欄杆都沒有跨越過...,人類就是這樣,為了接受痛苦的挑戰,必須去面對死亡、痛苦還有失敗,所以產生存在,因為你的存在,所以妳才會有痛苦的感覺;當妳不存在的時候,妳已經毫無感覺。因為妳有這種感覺,妳應該有很真實的感覺存在,就表示說妳已經存在了。因為這存在,可以給妳人生很大的意義。

B :我對存在這兩個字,深感迷惑。

:陌生。

B :對!很陌生!

:如果妳發生到這種事情的話,你的存在會不知在那裡,因為妳對角色會迷糊、疑惑或空白。

B :我沒有存在的感覺。

:所以真的問題就在這裡,剛才好像角色理論問題,實際上治療起來,要用存在主義。

   妳真的問題是『存在堶悸煽d哀』因為妳心堶惘s在空白跟悲哀,一直沒辦法掃除,所以你的爸爸、媽媽也好,你的童年生活也好,只是一個影像而已,它激發了妳存在的空虛、存在的悲哀,所以妳一直為這空的東西悲哀。

   這部份比存在主義還要深沈,比剛才還要沈進去。

C :這問題沈到她內心深處去! (旁人的感覺描述)

:她這問題已經很嚴重了!

   已經不是在心堶情A這結果已經到影響她的精神層面了。

   當她感受不到這東西的時候,就是知覺障礙!知覺障礙就是一隻腳已經跨到精神層面,而不是單純的心理情結。

C :我也會受到她這種的影響!也好像對存在的感覺陌生。

:她傳達這訊號給別人,因為這東西是會傳染的,所以那時候存在主義的小說出來,很多人都去自殺,在十九世紀當時有很多人自殺,好像跟存在主義的興起有關。

   妳現在覺得狀態怎麼樣?

B :胸口不舒服。(當事人出現心身症反應)

:有東西散發出來。

   妳現在腦海中的思維,已經進入到存在主義裡面的生死問題。妳有死亡經驗嗎?

B :這裡我會想到,從小至今,在生長的環境堨R滿死亡的氣息,小時候住在花蓮港,常常很多人要自殺,就會跑到我家前面的鐵道下,林投樹下服毒自殺,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也常常耳聞跳海自殺,後來我的左右鄰居去捕魚,也時有溺斃的消息,好多好多的死亡訊息,好像我都聽了,但也這樣的過去了!

:這影響是很深的。

   所以妳要把這東西打破,你要去瞭解死亡有什麼意義,妳認為死亡是什麼?

B :我不知道!

:如果今天要妳死,妳覺得怎麼樣?

B :我現在不會想死。

:如果說明天、後天呢?

B :不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

B :到目前為止我不會想死。

:不是要妳想死,而是假定妳明天、後天就死亡的話,那怎麼辦?

B :那就死了,那怎麼辦!

:妳不就接受它了,妳不就接受死亡了。

   妳沒有意見?

B:我沒有意見!

師:站著死、躺著死、睏著死•••妳沒有意見嗎?

B:皆可!

(笑...)

師:在妳的童年生活堶情A給妳種下了死亡是壞的,是不是?跟疾病一樣、跟痛苦一樣,是無可奈何的,是不能抵抗的,是不是這樣子?

B:我不知道!只是死亡的傳聞與訊息好像很自然的在我生長環境產生,甚至有一次,好像曾有一家人在林投樹下服毒自盡,很多人都 跑去鐵道向下張望,我也不例外,在推擠過程中,差一點掉入死人堆堙A當時是大伯及時抓住我的;有一次,我媽媽叫我去死,剛好火車要來,我就站在鐵道上,當火車靠近的時候,我突然怕死,就走開了。

:還好妳怕死,要不然就看妳不到了。 (笑!)

   所以,妳已經面對很多死亡了,妳對死亡還懼怕嗎?

B :我在當時的感覺並不懼怕,只是為什麼這樣隱藏的東西對我那麼的深刻?

:死亡牽涉到存在主義的基本理論,人在生跟死之間發展,可是真正令人最悲哀的不是死亡,是人類不知道究竟站在那一邊?就是究竟要活到什麼時候?妳要活到什麼時候死亡?這中間會迷亂掉,會迷惑,迷亂跟迷惑下去也會沉淪墮落,所以墮落的意思是陷在堶情A如果說能把它看開了以後,就變成昇華了,也就能看透死亡,妳現在的狀況堶情A就是有這種東西,一直給妳,把妳牽掛住了,妳有沒有想過用什麼方法?讓它超越過去,它才會昇華。

B :死就死了!

:死就死了!有沒有昇華?

   妳對死亡並不要求嗎?

B :不錯!

:所以怎麼樣的死,妳才會接受呢?

   所以妳在死亡上面,根本沒有加上任何意義。

   妳沒有把意義加上去,所以死亡會變成這樣子!

B :其實,死亡也是一個新的開始,死即是生,生即是死。

:妳現在開始有意義了!

   妳可以再描述多一點!

B:其實,我看我母親的死亡,應該是超脫了,不用在這世界再受那麼多的苦難。 (對母親死亡開始產生意義)

師:這種描述夠不夠呢?

   妳們注意!能量在轉變了,這是另外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當事人一定要對死亡產生意義,才能跨越出來。

C:就是當事人要去面對它!

師:不是面對,其實她已經能夠面對,可是沒有意義。

   現在要給她的是意義,可是意義不是告訴她,是她自己產生,她剛才已經在產生意義,產生意義的時候,身體能量就會產生很大的變化。妳能描述剛才的感覺嗎?剛才的能量變化?

B:我覺得體內的能量慢慢往上衝而且開闊!

師:那就是妳看透這東西,妳給它意義的時候,這問題就解決。雖然剛才妳所講的話,是很簡單的幾句話,可是激發出極高能量,這能量就是意義治療法,治療過程中最常見的現象。...(當事人進入沉默狀態)

   你們注意到,她的中斷,是因為她在享受她的能量,跟前面的負面情緒反應不一樣。

   妳覺得妳的問題解決了沒有?

B:我很難回答!

師:沒有關係,妳只要有感覺有解決一部份,就好了。

   我要把妳的話題撇開了,我們要講我們的話題了。

   大家注意,存在主義的精神,最主要是妳要讓它去發現人生的意義,你要讓他發現相關的...,就是說,他對某些事情產生問題,最重要的是死亡跟空白,對他那個東西產生意義,一般來講角色空白,有些人是工作被老闆炒魷魚了後,跑去自殺;有些人是對婚姻、有些人是對死亡,那最常面對的是死亡,例如癌症病人就是這樣,給他的就是意義治療法,讓他對死亡產生意義,不是把他的癌症拿掉,我們沒有那麼大的神通把癌症拿掉。今天早上來了位女士,得了腫瘤,給她處理的是令她產生意義,後來很高興的回去。

   人只要對他所看透的東西,他所害怕的東西,產生了意義以後,他就能夠很穩定的接受死亡,所以神風突擊隊是怎麼訓練出來的?你給他意義,他能接受,他能面對,那宗教戰爭是怎麼發生的?也是這樣子。還有政黨,及一些搞群眾鬥爭,經常要把握這一點,怎麼給別人一個清楚完整的意義的時候,那些人都會為你做很多的事,所以紅衛兵是這樣出 來的,即每一個重大事件的背後,重大的因素,就是這個力量在運作,這個力量就是存在主義所演變出來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