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角色冷凍之示範

  師:方老師 A:霞  B:義    C:蓮

B:妳現在出來有沒有什麼要談論的!

A:我覺得我小時候不能正常的反映我的情緒。

B:妳能不能舉出例子來。

A:例如:我要很悲傷的時後,沒有很悲傷。對一件事情要很感動的時候,沒有感動的感覺,我常常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我自己發生的事情。例如:我這次去機場送丈夫出國,我當時沒有很難過,回家後告訴自己,現在只剩下自己和寶寶,我應該很難過,然後我才開始流眼淚、很難過!

B:妳覺得這造成妳什麼樣的困擾!(反映)

A:我不夠熱情,我覺得人生應該要多一點熱情,很多時後我看事情都冷冷的,這樣不是很好!

B:妳的意思是說,妳無法把情緒發揮出來(反映)

A:有的時候。

B:意思是說,有這種狀況,妳會產生很大的困擾!(反映)

A:對!

師:注意!你現在已經使用反映的過多了,用過多的時後,你會出問題,在外面繞,沒有進入。

   大家聽到,他前面已經用了,重覆使用,案主已經進入 ,你還沒有進入。

   這個題目比較深,不能進入,情有可原,因為他平常的習慣就是喜歡繞圈子。

   注意,對方在描述這種狀況時,已經不是單純的問題,介於心理問題跟精神問題,這要去分類。心理問題是情緒亂發,情緒發不出來的時候,已經進入到接近精神狀態,因為精神狀態才會出現知覺障礙,跟情緒障礙。

   當有這種狀態的時候,已經踏了半隻腳到精神層面上面,碰到這種問題的時候,不要用反映技巧,要改用精神分析的方法進行嘗試。

   要回到當事人的童年經驗;一個是童年經驗,一個是角色問題,我們都要充份的去了解。

   妳剛才提到過,妳經常是跳出來看自己,這是一種角色分裂現象。

   現在從新回到話題,這個感覺應該是從妳的童年生活開始,是不是?

A:是不是情緒的表達?

師:妳剛才所描述的,在妳最早期是什麼時候出現,記得妳上一次與我們提到在唸某軍校的時候有出現過,在這之前有否出現過?

A:我父親過世的時候。

師:那時候妳幾歲?

A:唸高中的時候,初二。

師:父親的死亡令妳進入這種狀態是不是?

A:父親的死亡給我一個滿大的打擊,我父親是患癌症過世的,在這發病過程當中很痛苦,那個時候我是個比較叛逆型的;我父親得了這個病時,當時我就想:我會怎麼樣,過世以後我會怎麼樣,之後我父親過世了,我心媟Q我怎麼會這樣(詛咒之類的話),這是影響我的一點,第二點是,我父親過世的時候我一直無法接受事實,後來有一天我媽媽帶我到殯儀館去看我父親,我父親在冰櫃裡面,我看了那個景像之後,我才認為我父親真的過世了。(能量往下沉)

師:我們就從這裡開始進入案主的內心世界。

   這裡出現一個問題,給大家一個確定,精神分析的人格結構的原我、超我、自我,不能解決問題,也不能解釋這個部份,要利用到角色問題;角色裡面提到人的角色,分成父母型、成人型、兒童型,你在兒童狀態也好,成人狀態也好,父母出現死亡,父母角色死亡,你會出現冷凍,今天妳的問題就出現在「冷凍」,妳的冷凍是出現在那個時候。

   P、C、A三個角色裡面,妳把P這個角色冷凍掉了,妳那個時候進入的是冷凍狀態。

A:是我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師:妳對父親的詛咒,接下去進入的是另一種狀態,妳應該是對父母本身有嚴重的攻擊性,壓抑的攻擊性,在某個機會裡,妳把它激發出來,出來以後,妳給父母一個詛咒,詛咒以後會造成妳終身遺憾,只要妳當了父母以後,妳就會再冷凍起來。例如:在妳的過去裡面P是你的父母,C是妳,妳用的角色是詛咒,詛咒的是反叛,反叛會把P這個角色封殺,任何的詛咒、攻擊,只要你把這個P角色去掉以後,叫做封殺,(他真的死亡)經過這個程序以後,P消失了,這個消失是整個P消失,在妳的經驗世界裡面會造成P這個角色冷凍。反叛性的小孩在作怪!

A:那時候我不願意去照顧他,又不願意受家庭的束縛,那時候很想要自由!

師:妳的反叛性小孩封殺了父親,角色消失,P不見了以後,妳就輕鬆了,妳會作出一些相關的詛咒,P消失了以後,造成妳的P被冷凍。妳的P這個角色會消失掉,妳懂嗎?

A:不懂,為什麼呢?

師:P、A、C三個角色,妳的P是從父母那兒學習來的,它是從模仿而來的,妳把妳的父母角色殺掉以後,那身上原來的P就被冷凍。

A:我在入伍的時候,那種冷凍跟這有關係嗎?

師:被激發出來,第一次出現跟這個有關,最重要的是「第一次」。第二次的時候P這個角色會再發展,妳會獲得酬勞(利益)。

A:真的自由了,這算是利益嗎?

師:第二次的出現,會加強它;當它進入P(冷凍)這種狀態時候,它會很輕鬆,妳很多事情都不用幹了。妳不是說妳減輕很多壓力嗎?

A:那個算減輕壓力嗎?

師:逃避是一種,妳在那時候獲得很多優待,優待就是得到東西。

A:我不認為是。

師:妳今天不認為得到,在妳的潛意識裡面有得到,把P加強了。在冷凍裡面「獲得利益」,實際上封殺帶有報復意義,對父親的詛咒就是一種報復、不滿;極度不滿以後把它封殺,這是報復行為。

   同樣的,這個冷凍,當妳那個東西出來以後,其它的人都被嚇到,長官也被嚇到,他們都幫妳忙,因怕妳死掉,那就是「獲得」,「獲得利益」知道我在講什麼嗎?

A:知道。

師:現在請妳“回想”;回想這兩種關係是否相關!

   大家注意她的能量已經在轉變,有很強的能量,表示這兩件事是有相關的。

C:請問老師,這個能量怎麼都在她的左邊?

師:不完整,有一半是,另一半的原因還沒有找出來。

A:是冷凍的原因一半沒有找出來?

師:對,妳有這種感覺嗎?

A:我自己覺得不是很強烈,覺得很強烈時,不是這樣。

師:妳現在的感覺,心裡沒有反應,但身體其它部份作了反應,心裡的元神沒有開,但丹田的氣有在移動。

A:身體有反應,沒錯!

師:另外還有些問題沒找出來!

A:是否最根本的冷凍問題?

師:不要確定冷凍問題,是有問題!可是不要確定在那裡!很多種原因,所以“點”不要設定在那裡。妳現在有問題,等於裡面還隱藏了問題,妳自己不知道!

A:不曉得!

師:我們現在談的東西都是理性的,最大的情緒問題還沒有爆發出來,隱藏再裡面!妳為什麼要隱藏這個東西?

A:害怕?

師:對,害怕會隱藏,沒有錯!

   可是單是害怕,能把它壓抑這麼深嗎?

A:(停頓了約一分鐘)

   不曉得,覺得那是“不道德”的事情!

師:應該是這個!跟這個不道德有關,比害怕還嚴重,是不是?

A:是。

師:這完全是佛洛伊德的Libido在運作。

   把眼睛閉起來想一想,妳不一定要講出來,把它重想一遍。

A:(停頓許久)

師:妳在想的過程裡面「把心打開了」是不是?

A:還在動。

師:那時候妳是初二,身體的賀爾蒙很強烈,是不是?

A:對。

師:這個問題妳可以對自己解釋;妳的身體進入青春期,賀爾蒙分泌得可能異常,多了一點,所以,妳的想法、妳的「慾望」會很強烈。

A:(對自己說話)(當事人自我覆述一遍)

師:注意:我們要把剛才的事情,導入理性,讓理性的狀態來接受這個事情。

   艾里斯所講的:用理性來引導事情進入理性狀態,妳就會比較快樂的去接受這個事實。

A:是我父母會怎麼諒解?

師:妳的父母不諒解,那是一種非理性,是妳想出來的,因為,這個事情,妳根本不需要告訴妳的父母,他們就不會知道。

   所以,妳的思考都在妳的內心世界,這叫做『非理性思考』。

   反過來,妳把它想過來;當這個事情讓你的父母知道,他們都很高興,可以這樣想嗎?

A :可以,想說〝女兒長大了〞。

:妳告訴他們,你們的女兒長大了,可以結婚嫁人了,你們應該很高興。 (停頓一下,等待當事人的情緒轉變)

妳以前不懂事,現在懂事了,可以嫁的很好,要把這個好東西填進去。

在這個時候就要填了;把凹洞填平。

A :小時候,我常看我的父母吵架,心堳傿h恨他們。

師:當妳痛恨,不喜歡的時候,父母的角色就會被切掉,冷卻掉;當妳進入做父母的狀態時,妳就會出問題。今天的問題,沒有任何線索,因為妳進入父母角色,所以妳就會重新進入這種狀態。

   事實上,妳已經在逃避,沒有妳的父母那麼嚴重,告訴妳內心世界的父母:雖然我受你們的影響,可是沒有那麼嚴重,我已經跳過去、突破了。對你們來說,這已經成為過去了,不管生的,或是死的,你們對我的影響,都已成過去了。 (停頓一下)

A :我把我們三個人(A、A的先生和孩子)照的照片,印了進去。

:妳現在有沒有覺得情緒反應比較好一點?這個叫做『解凍』,腦袋這一圈開始解凍了。 (停頓許久...)

妳這個解凍差不多有二十年了,還沒有完,能量一直在散。

   大家注意!這個問題沒有解開,會變成精神分裂。為什麼佛洛伊德得東西重要,碰到深的問題,其它學派用不上得時候,佛洛伊德的東西就很管用。

C :請問老師,那個洞為什麼要填入?是因為空白嗎?

A :不是空白,剛才我們已經挖了很多洞,像挖糞坑一樣,挖了很多,我們要把陰性的情緒全部挖出來,挖出來以後就要填了,填的是陽性的東西。前面挖的都是負面的情緒,告訴她;現在成功的事情把它填進去,填好以後才能解凍。

   現在穩定了對不對?

   妳再感覺一下妳的情緒是否好一點。

A:有

師:碰到冷凍問題都出在角色問題上。

   只有一個攻擊性是不夠,我不是跟妳提到年齡嗎?因為妳那個年齡進入的是〝性〞的狀態,兩個加在一起,所以會加強,妳自己會隱瞞了性這個部份。

A:那時候在看黃色小說...(笑了)。                           (完)

矛盾治療法之示範

師:方老師 A:靜  B:玫  C:蓮  D:珍

E:霞     F:義

時間:84年10月15日午後於天童寺餐廳

A:請妳把心媟|引啟恐懼的事件描述一遍。

B:小時候(還沒上幼稚園時),曾跟一為啞巴媽媽一起到河邊洗衣服。我在水邊玩水。後來一位鄰居的小孩經過,就用膝蓋頂我,一頂就把我頂到河堨h了。

結果一下水就昏過去。後來根據別人的描述,啞巴媽媽一看我不見了,就全村到處找我,叫別人救我,結果剛好被一位路過的大學生跳到河塈漰痡炾_來了。救活後,因那時候我們是信基督教,我媽媽聽人講說是他救我,必須要燒麵線給人家吃。

這是我的第一個經驗。第二個經驗,也是在同條河,我記不太清楚了,好像也是摔到河堨h了,同樣也是昏過去了。我好像兩次在那條河堻ㄛO一摔進去就會昏了。

然後第三次經驗,我覺得是滿恐怖的經驗,那時我已比較大了,就是在武荖坑那邊,武荖坑是一條蠻深的河,我那時看別人都站在岩壁邊,好像很好玩,那時我已會游泳了,就也學著人家摸著岩壁站著,結果一站不得了了,一直往下沉,那時我又剛好戴著一頂草帽,往下沉的時候,草帽的繩子就一直勒著我的脖子,我覺得我的氣都快呼不過來了,那時候我很害怕,就一直掙扎,拍水掙扎著,但我一直清楚的記得,姊姊曾告訴我說,發生事情的時候,千萬不要慌,像這樣的拍、拍、拍,就會浮上來。雖然那次我也很慌亂,但這樣的拍拍拍,也就浮上來了。所以這三次好像快要死的經驗,一直讓我很害怕。

A:妳現在心裡也是很害怕?

B:對!我的反應是一直回到那時候。

A:我也可以感覺得到,我們先回想到前面兩次,都在同一條河裡。

B:同一條河。

A:妳可以眼睛閉起來,第一,妳是否去做過收驚的工作?

B:沒有。

A:能不能回想,回到現場?

B:收驚的工作?後來有做過。

A:請妳再回到現場。

師:妳要注意,她前面已經提到過收過驚,妳現在提供給她收驚的方法,一定沒有用,妳現在使用心理治療的方法才有用。

A:妳可以告訴她,事實上,妳現在很完整的活在這個世界。

B:我覺得這不是我要的東西。我在想,因為我從小在那條河玩,我印象中,好像很多人死在河裡面,甚至我隔壁小我半歲的小男生,他也是淹死在那條河裡,他死的慘狀我也看到,我覺得他的死亡對我有很大的影響。

師:其他人有沒有意見?

A:妳的掉下去,是不是讓妳對死亡,有很大的畏懼?

C:妳剛剛提到說,那個人的死亡,對妳影響很大,那個人對妳很重要嗎?

師:不對!這樣談話會離題。

D:我覺得她提到那個人的時候,我感覺到她想要跟他作同步。

E:妳害怕死亡嗎?

師:對了!剛才E說對了,這叫做切入。

B:我自己感覺說,兩次掉到河裡時,事實上我並不害怕,因為那時候根本不瞭解死,死亡對我當時的年齡來說,我並不明瞭,真正讓我害怕死亡的就是隔壁的小男生。

師:這就是主題了,所以妳們剛才講的都不太對,E講的就對了,這是真實的問題事件。接下去知道這是什麼嗎?要做的是跟她討論死亡。誰去幫她?

A:妳對死亡有什麼看法?

B:(沉默...)

師:妳注意到,妳剛才講的話,死亡往理性上發展是不對的,因為她的東西沒有發揮出來。這部份不要用艾理斯東西,因為用它會無效,艾理斯的治療方法,會拉到表層,而這是深層的,這是存在主義的問題。你們忘掉很重要的方法。

C:給她意義?

師:矛盾治療法。

好,妳眼睛閉起來。

假如說妳第一次就被淹死了,妳覺得怎麼樣?

B:就沒有我了。

師:然後呢?後面的情形也就沒有了。

B:後面的情形就沒有了。

師:沒有意義了?

B:沒有意義了!

師:也許第一次沒有死,到妳第二次才死,一樣嗎?

B:還是沒有意義!

師:是啊!是沒有意義了

沒有意義了,那妳的武裝可以解除嗎?

B:(沉默...)

師:看到她李臉上的亮光從下面升上來,對了,這就是存在主義。

好,穩定了。

B:老師,我心堶掄晹酗@個懼怕的東西。

師:剛才的害怕已經沒有了?

B:已經解除了。但我現在浮現另外一個滿害怕的場景,就是我曾經在海邊游泳的時後,跟朋友一起去游泳,結果好像游到滿遠的時候,回頭一看,所有的朋友都不見了,他們都在很靠近岸邊,那時候我突然慌了,我很害怕。因為我好像一個人在大海海中掙扎,那時候我非常害怕。一種很無助的感覺。

師:對,無助呀!失落呀!還是在存在主義上面。妳現在告訴自己,假如妳就是這樣漂出去,死在大海堶情A也許被大鯊魚吃掉,還會怎麼樣?(B沉默)

師:現在覺得怎麼樣?

B:現在覺得心婼髀磭雃h,可是我到現在還是不太能夠明瞭。一片蔚藍的海岸會令我害怕。

師:那是死亡。因為妳隨時隨地會進入死亡,所以這是死亡的恐懼。

B:事實上還是對死亡的恐懼?

師:對,跟顏色沒有關係,跟美沒有關係。妳站在岸邊看那是美,妳站在水堿搢漪O死亡。

B:我在水堶惆瓣ㄦ|那麼害怕。

師:妳不覺得害怕,可是引發的是那個東西,它會引發死亡。

B:那就是死亡又勾聯到小時候那種死亡經驗。

師:對,是過去的死亡經驗。所以,死亡、失落都在存在主義這個範圍堙C剛才所告訴妳的方法就是矛盾治療法,妳最害怕的東西,就讓妳踏上去,討論它。最害怕的東西就是死亡,妳現在最害怕的東西就是死亡。當妳踏過去的時候,妳就發現妳的這個能量在消失,對不對?鬆開了,這是矛盾治療法。

事實上它是意義治療法的另外一個層面,沒有錯,它跟意義有關,在這意義有關堶情A妳產生了一個錯誤的意義,在某種情境堶情A讓妳產生錯誤的意義。這個錯誤的意義要消除,消除是用矛盾治療法,是要消除不正常的意義。

B:事實上,我本人並不知道我害怕的是死亡。

師:人並不見得每個事情都曉得,可是那個時候所害怕的就是死亡,死亡的陰影。所以大家要注意到,碰到這種狀況,不要告訴他不要害怕;你叫她不要害怕,那是開玩笑。告訴他說,假如你已經死了,妳還害怕什麼呢?這叫進入,因為進入這種狀態堶悸漁伬唌A死亡的緊張、恐懼才會解除。

E:最重要的原因是,人在不明的狀態下,所以他會產生存在的空虛。他瞭解死亡,能夠進入生、進入死,他就不容易害怕,不容易失落,不容易無意義。

師:對,矛盾治療法就是另外一種方式,踏到裡面去。所以矛盾治療法所採用的方式是,他在某種狀況下,所產生的一種錯誤的力量,這種力量讓他重覆重覆犯錯,不能校正,那這力量是什麼?就是她對進入死亡路上的阻攔。可是事實上來講,她進入死亡,她並不是死亡,可是阻礙的力量成為反作用力,會令她進入精神狀態,進入心理病的這種狀態,阻攔力量令她進入生病的狀態。當我們讓她跨過去時,這個阻攔力量就會真正消失。

A:這跨入等於就是一種能量的釋放。

師:從生跨到死,死就死嘛!跨過去中間的阻攔力量就會消失,這力量消失,妳就不會再生病。

A:老師,這讓我聯想到您的出國不回來,對我們來講也是一種矛盾治療法。

師:大家在聽東西的時候,若未受過訓練,就會在上面繞圈子;不要繞,直接下去。其實意義治療法是很簡單的幾句話,不會說一大堆廢話,幾句話就進入。

B:可是為什麼我都不會想到呢?

師:妳想得到的話,妳就好了。

B:老師,這樣講的時候,我聯想到好多周遭已經故去的一些人的時候,我發覺說,我真的滿害怕死亡的,這死亡可能就跟我那時候,雖然我並不知道,但事實上,我當時的心態是滿害怕的。在水裡面掙扎,雖然是昏了,我相信一定有掙扎這些。

師:妳現在用理性去解釋,妳不瞭解那種情緒,小孩子對生死...

B:並不瞭解!

師:不能說不瞭解,他是很瞭解的。有些小孩子對死亡是很清楚的,也有些小孩子對這些無知。

F:小孩子對生死很瞭解?

師:死了,就是死掉了,怎麼不知道?不要以為小孩子很笨,小孩子比大人還聰明,他們是用直覺的,他們不需要一大堆理由解釋,大人才用一大堆理由解釋,解釋久了反而搞不清楚。所以說,不在理性上面搜索答案,你應當切進去的時候,不能要他解釋任何事情,當他解釋的時候,他會跳出來,跳出來是錯的。他如果那時候能回答你,他那時是有問題,因為他已進入得很深,他要回答你的時候,他要跳出來,對不對?

B:對!

師:她(E)只講一句就再也沒有了,問題的呈現是這樣的,可是切進去的時候,怎麼去產生治療?上次的課程裡,我們沒有示範矛盾治療,你們可以看到,剛才所用的方法,只要你做對的時候,比佛法都要快,幾秒鐘就解決了,就是那句話,大家體會到了?這就是矛盾治療法!

   剛才用到存在主義,對自己身心的變化,同樣的別人在治療你的時 候,別人會感覺到你身心的變化,這兩種感覺都要出現。

B;這種身心的變化,自己的思維都還滿清楚的。

師:不是你控制的,只要講話就對了,一下就進去了。

B:一方面腦袋清楚,一方面身體也很清楚。

E:感覺她這種力量上來,比我上次做的力量還強。

師:她是比較快,因為E本身是模糊的,掩蓋的。

B:我是那麼純潔的小朋友嗎?

師:因為她談直接的生死問題,就很直接了當,了生脫死,就是這樣。E的東西已經被掩蓋住了,玲也是很容易掩蓋,事實上,我們所使用的方法中,這東西還沒有用到。

B:現在氣還一直在散。

師:用在存在主義上面,妳就會有深深的感覺,跟一般的治療感覺是不一樣的。

B:不一樣的,差很多。剛剛害怕心一直抖。

師:其實存在主義最簡單的問題,都在這個問題─一個生死問題、工作問題、愛的問題(不是婚姻)、苦難問題、責任問題,幾乎這幾樣東西,就掌握住人類的大問題。所以碰到談生死問題的時候,第一個要考慮的就是存在主義。今天的存在有問題,佛洛依德解決的是Libido問題─性、衝突、攻擊性,碰到這些問題,其它方法都無法像佛氏解決的那麼快,他是直接了當進去,不會繞圈子。若是用到一般對話治療,那是屬於淺度,如:情緒反應、理性,都是沒有進到深度,沒有進入到潛意識。

B:想一想,好多以前過世親人的例子,就在我眼前浮過去了,但我發覺我不再像以前那麼害怕了。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我父親故去後,我不敢看他的照片,可是我現在再想我父親的時候,覺得不再有那種恐懼心理了。當時的我,一直很害怕那張照片,事實上,這也是生死的問題了。

師:妳目前腦神經反應裡有創傷經驗,跟這個也有關,現在妳的腦袋裡有道紅光出現,妳會不舒服嗎?(老師感應到當事人的身體產生異常反應)

B:是有點怪怪。

師:有一道血光出現,妳感覺得到嗎?

B:有!

師:從腦袋畫出來,跟妳爸爸有關,因為妳談論妳爸爸的時候,這血光就冒出來,所以牽涉到妳爸爸的死亡。妳爸爸是怎麼死的?

B:他開心手術失敗,開心手術成功,但死於併發症腦溢血。

師:怪不得從腦部透出來,妳想想妳爸爸,他腦溢血表示他的血債沒還,妳告訴他:「血債沒還清,所以這樣死亡,你知道嗎?想一想,你還欠誰?你這樣死,可以還債得了嗎?對方肯放手了嗎?沒有!」。這力量往下面拉,在地獄下面,妳有沒感覺這力量是由腦部往後面拉到地獄下面?這也就是說,妳爸爸的靈魂就是在這個地方,在地獄下面,妳有感覺得到嗎?妳想辦法令他出來,妳問他說:「你對死亡害怕嗎?死亡是否真的能還債?如果不能還債,為什麼還要死亡?你要跟下面鬼差交待,死亡如果能還債,我甘願受罰,若死亡不能解脫,你們何必把刑罰加在我身上?你們要給我自由了,死亡對我沒有意義,你們造成我的死亡,根本就是一種沒有意義的行為,既然沒有意義,請把它取消,讓我的靈魂解脫、自由。」妳現在覺得怎麼樣?

B:鬆了。

師:升起來了。

B:剛剛覺得整個腳被拖下去。

師:被拖下去就是你父親的靈魂被拖下去。

B:而且在告訴爸爸的時候,講到存在主義的時候  ,感覺整個很平穩,剛開始時帶有情緒,有點被冤的感覺,有被冤死的情緒。

師:他現在浮起來了,可是沒有升天,沒有辦歸依。(佛法的處理)

B:那種傷,感覺得是很久遠的,好像是當喇嘛的感覺。

師:剛才妳處理的是主魂上去了,其他還有部份在下面沒有上來,妳再把他分解一次,地獄下面還有原我(按原我、自我、超我分解)。穩定了嗎?

    你們可以由剛才的過程中,知道存在主義的力量,可以跟宗教比美的,宗教問題解決不了的時候,只有用存在主義。

B:感覺我爸爸的原我滿小的。

師:大小無關,宗教外處理問題是盡量把「超我」超度,而「原我」還在地獄,所以會出現好像跟某某人超渡過了,但問題還解決不了,那個鬼魂還一直存在,「超我」容易變成佛菩薩,原我經常會下地獄的。

C:你意思是說,原我一直沒出來,所以他還是被關在地獄?

E:我們可以把過去的、比較重大的事情,再做一次?

師:對啊!很多東西都要再做,自己感覺他存在的時候,就要做。所以說存在主義本身經常是反宗教的,事實上來講,它是宗教的另外一個層面的力量,它跟宗教的力量不一樣,可是有時候,它的威力跟宗教等無差別。

A:自我,本身在靈界上面代表什麼?

師:經常是沒有地位的,大部份都是小孩子,小孩子沒有地位,能力也不足,智慧也沒有開,

A:所以老師在處理他們時,他們都是幼稚無知。

師:一定要把它長大以後,才能掌控超我和原我,它沒長大的話,超我和原我就獨大。

A:現在我們在佛法的修持過程中,去處理到三個我,作為新的目標?把自我長大來掌握原我、超我。

師:自我長大,它本身就有掌控的力量,它一長大,原我、超我的力量就會相對的縮小。

A:就是說把那兩個能量,再加在自我身上,讓它們...

師:從靈界的觀察中看自我成長過程,它會吸收能量,把原我、超我的過份能量抽掉。

B:不是讓它們三個我各佔三分之一嗎?

師:完整的修持是要將三者平衡。

E:這種個案處理方式滿好的,老師教的許多理論,可以慢慢看怎麼運用。

師:在臨床上慢慢驗證。

C:這段資料可以整理出來,供大家參考。

師:可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