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處理示範 

B:我在當媽媽以後,在帶孩子及處罰孩子時,常常都覺得有我母親的影子。

師:你媽媽是這樣,你很容易就這樣子,就好像印上去一樣、蓋章一樣。

B:很不自主、很難過,因為我對我母親是愛恨交加。

師:那就可以用剛才的方式,所以你能自己做的時候,就躺著去做,可是最好有人在旁邊跟你提醒一下。

B:我自己做過一次自我催眠,到後來結果就變得昏沈,就不知道怎麼樣。

師:所以需要別人在旁邊跟你提醒,就是這個樣子,讓你不要進入睡眠狀態,因為沒有處理好,很容易進入深度睡眠,所以需要別人在旁邊幫你帶。

B:上面一位(A)在做的時候,我很有迫切感,她剛才做的時候,我本來腦袋塞得很 厲害,她在做的時候,我沒有很進入狀況,有稍微做一下。她做完後,我很有迫切感,所以她做完,我就非常想處理我自己的狀態。

師:所以你比較關心你自己的狀態,類似這樣的狀態,你如果自己能在那一瞬間溶入 的話,在別人做的時候,你就已經同步做好了。好了,你出來吧!找一個人幫你 做。

A:我出來好了。 師:你已經有完整的經驗,可以幫她做了。現在秋霞可以告訴你的狀況給大家聽。

A:你先全身用力

師:她已經快進入了,所以做一次就夠了。

A:你先全身用力、讓你的氣貫到頭頂,然後放鬆,請你把你媽媽的角色放出來。你有沒有感覺她已經出來了。

B:好像不太完全。

師:你要講話,她才會出來。批評一下吧!

B:媽,我已經長大了,不需要再被壓抑,希望你離開我的身體,希望你出來,我希望自由的發展……只有讓我真正的長大,我才能幫助你。

師:你要告訴你母親她的缺失。

B:媽!你經常以為自己的看法是最好的,別人跟你的意見不同時,你就會批評別人、壓抑別人;你經常都想隱藏自己的缺點和弱點,其實你也很需要別人 的幫助;你也有很多的慾望,可是你卻不敢勇敢的表現出來。(第一次語氣比較平淡)

師:不要講太多,重複講,情緒切得不夠。

師:她在講時,身上的反應不夠,所以要重新再講一遍。(對大家解釋一遍)

B:媽,你經常自以為是,把別人批評得一文不值,別人如果不是你那一派、那一圈的,他們就比妳低下。你為了要維持自己的優越感和優勢,經常隱藏自己的缺點和弱點以及許多的慾望。其實你很需要別人的幫助,其實你並不是事事都是完美的、都是最好的。(情緒開始激動)

師:比剛才好得多,但是仍然不夠,所以還要再說一次。從頭再來一次。

B:媽,你經常都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是最好的、最了不起的,別人都比不上你,別人都要跟你學、別人都要聽你的,事實上你自己有很多的缺點、弱點, 你有很強烈的慾望。(這次的情緒已經非常激動)

師:比較有效果。剛才氣的磁場沒有下去,現在下去了。身體的感覺有反應嗎?

B:有點放鬆。

師:對!這種放鬆反應就表示開始了。

B:可是身體下面很冷。

師:沒有關係,同樣的,這表示你媽媽對你的影響已經不是角色問題,而且影響到性蕾期的發展。這樣會影響你的婚姻關係。你的腿再分開一點,這樣磁場 反應會比較容易。你再講一遍。

B:我好想哭喔!

師:要哭可以哭,一面哭一面講,磁場發展會更完整。

B:(情緒激動,邊哭邊講)媽,你經常都自以為是,認為你所做的、所說的,都是對的,別人沒有聽你的話,你就認為別人智商比你低、認為別人比妳笨 、比妳壞、比妳不好。可是你自己有很多的缺點,也有很多的弱點,有很強 烈的慾望。...其實我在青春期有慾望是很正常的,可是你卻告訴我性行為 是很骯髒的,我被你壓抑得好難過,我好想要自由……(哭泣,好幾分鐘)

師:你已經獲得自由了。告訴你媽媽,其實你已經自由了。(打破沈默)

B:媽,我其實已經自由了,你知道嗎?(情緒非常激動,不停啜泣)

師:告訴你媽媽,你需要換一個媽媽。(轉換情緒,讓當事人擺脫負面情緒)

B:我需要換一個媽媽。

師:把你希望的媽媽說出來,你希望媽媽是什麼?

B:我希望我的媽媽有自信,她勇敢,她能讓孩子自由的表達意見,自由發揮他的所長。我希望我的媽媽有開明的思想、正確的觀念,有充份的愛。(停頓 一下)有很大的包容力。

師:你的媽媽做不到,可是你做媽媽時,你能做得到。(獎勵令當事人產生正面 情緒)

B:媽,這些你都沒有做到,可是我當了媽媽以後,我希望我都可以做到。

B:你要告訴你媽媽你很有信心。

B:我很有信心。

師:我做媽媽比你好。

B:我做媽媽比妳好。

師:所以我會很快樂。(正面情緒,已經使當事人覺得快樂)

B:所以我會很快樂。

師:我不會像你那個樣子。(反向做負面情緒之批評)

B:我不會像你那個樣子。

師:在別人面前表現你好像很快樂。

B:在別人面前表現你好像很快樂。

師:事實上卻不是。

B:事實上卻不是。

師:我跟你不一樣。

B:我跟你不一樣。(當事人的情緒又再激動)

師:我是真的很快樂。(再往正面情緒發展)

B:我是真的很快樂。我不要做虛偽的人。(當事人的情緒已經完全正常)

師:很好,往事已經過去了,你現在坐起來,坐一下,讓你的新媽媽角色進入你的腦袋。

師:現在腦袋在改變,你感覺怎麼樣?

B:感覺好像一些東西在替換,但是速度比較慢。

師:影響很深,所以替換得很慢,其實你身體的反應轉好了,腦袋裡的反應沒有轉,腦海深部沒有轉。

B:我可以把我媽媽經常跟我講的一些話,可是我反對的,講出來。

師:你可以嘗試一下,可是你在講的時候,要把力量轉到你的腦海深部,你的腦袋裡還有一個媽媽。

師:你說吧!

B:我爸爸過世時,我媽媽跟我說,你不要讓別人知道你沒有爸爸,那樣別人會欺負你。可是我不這樣認為,我認為只要我做得好,只要我夠堅強,我覺得別人應該不會欺負我。我媽媽反覆的這樣對我說,尤其是我高中離家讀書時,我覺得非常反感。

師:你這樣描述對腦袋裡的媽媽影子沒有反應。

B:我還想到一件事,我爸爸過世後,我媽跟我說,一個算命的曾經跟她說,她要有一個半的丈夫,才不會剋夫,可是她沒有那樣做。從那時候起,我開始覺得我媽很有慾望。她一直拿我們這些孩子做藉口,她不敢勇敢的去爭取她的第二春,可是她這種壓抑卻轉變為對孩子的抱怨,她認為她為孩子犧牲了許多許多。

師:大家要注意到,這個不屬於精神分析範圍,這是屬於存在主義的範圍,我們要改變治療的方法處理,因為她在存在主義上出了問題,她歪曲了她人生的 意義。

B:媽,你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在幹嘛?

師:這樣的人生對你有意義嗎?(當事人跟著老師複述一遍)

師:如果倒過來,是媽媽先死,爸爸活著,會怎麼樣呢?(複述一遍)

師:爸爸可能會找一個新媽媽。(複述一遍)

師:我們的問題就解決了。

B:我們的問題就解決了。(B笑了)

師:因為我們不會缺少媽媽。(複述)

師:可是今天是爸爸先死,媽媽活得好好的。(複述)

師:可是事實上大家都很痛苦,為什麼呢?(複述)

師:人生的意義大家不同。(複述)

師:孩子變成你的牽掛。(複述)

師:變成你的負擔。(複述)

師:你沒有辦法幫我們找一個新爸爸。(複述)

師:所以我們就沒有爸爸。

B:所以我們就沒有爸爸。這並不是我們的錯啊!

師:好,事情已經過去了。大家注意,有時候橫切面不對時,要轉切到別地方去,不要一直在同一個地方發展。剛才用精神分析能夠解決的都已經解決了,剩 下來的東西就不屬於此一範圍了。

師:現在她腦袋的東西放出來了,對不對?乾淨多了。

B:現在比較深入。

師:存在主義要做的什麼問題呢?大家要知道,剛才做的是矛盾治療法,她媽媽

所需要的她偏偏又在害怕,那就給她,像洪水一樣。

B:其實這真是我媽的問題。

師:那你有空要告訴她。

B:當初我很贊成她改嫁。

師:可是你前面的描述沒有辦法打動她。你媽媽進入那種情況下,會防衛;會防衛就會抗拒,不會跟你說真話。所以你不需要跟她說真話,你可以跟她說假 話。你跟她說,假定那個時候死的不是爸爸,會是怎麼樣?

B:就這樣告訴她?

師:就這樣告訴她,讓她感受一下,他不知道答案,你再告訴她那時候爸爸會找個新媽媽,那我們多好!

師:你現在中脈開得很大,可是你脖子那邊還是不太順,找個人幫你調整一下脖子。有沒有覺得你的脖子歪了。

   (調整了脖子)

師:比較順了,所以大家做什麼都要觀察。不要以為做完了,就算了。在做的時候,還要觀察當事人的氣對不對。不對還要修正。現在脖子一調,好多了。

B:下面的氣上來了。

師:對,剛才脖子的氣斷了。

B:本來身體冷冷的,後來老師講用存在主義的治療法,整個人就開始溫暖了。

師:你身上很冷的原因是沒有進入,是有問題,一個是慾望,即佛洛伊德所提的 精神分析libido的問題;一個是失落,所以掉到存在主義的問題上去,所以 你媽媽就掉到兩個坑坑裡,你只用其中一個方法處理時,是沒有辦法處理好 ,所以你的頭部跟身體是兩截。

B:怎麼發現她失落?

師:因為她歪曲了人生的意義。注意到,法蘭克在存在主義時所強調的是人生的 意義,可是當人生的意義被歪曲時,就給他重新的定義。如果他在重新定義 時,有抗拒,就用矛盾治療法。法蘭克的東西其實很簡單,一正一反,互相 調配,轉換一下就好了。

B:我現在真的很有信心,我覺得我可以做個好媽媽。

師:因為現在你腦袋裡的程式已經改了,這是一個新媽媽。好了,可以啦。

(完)  

本人回想民國61年(1972年)來台,就讀於政治大學心理系至今,已經轉眼過了23個年頭,期間經歷過不少的人間歷練以及宗教的體認,和氣功的感受,想不到,過了二十多年後,還會重新轉回心理學的領域中,替心理治療這一門學科注入新血!

想當年教授心理諮商的鄭心雄教授(已經因為肝癌逝世多年),跟我們上課時,旁聽的人不但教室椅子坐滿了人,連窗口也擠滿了人,是當時政大心理系所開出的課程中最具吸引力的一門課,當時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是我最喜愛和羨慕的一個科目。

但是當時筆者的口語表達能力不大靈光,因此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參加救國團張老師的系統中,繼續訓練,轉從傳統的中國醫學文獻中尋找相關的資料,編寫了一部「中國傳統醫學之精神病理學」,我是65年畢業於政大,67年完稿,一直到69年,才由李政育中醫師幫忙,交由啟業出版社出版。70年出版,於71年時再出版一本心理學著作,那就是由漢光出版社出版的「踏上人生」。

此後即與心理治療脫了節。本來喜歡的中國醫學也放棄了。原因是在臨床六年上所接觸到的病例中,發現到,我當時所採用的方法,無論是中醫醫術,抑或是心理治療,都覺得只是一個弱小的力量,我無法擴大內心的空間,更無法面對著許多的無奈。

因此,民國75年後,開始對宗教的修持發生興趣,連帶的對相關的氣功訓練、靈力治療等也痛下了苦功,而且是一面研究,一面教學。期間也發表了七本很有分量的著作。

這樣的努力是因為我發現,這個領域非常廣闊和浩瀚,是可以讓我奉獻一生精力的地方。

但是,經過十年的教學發展生涯,發現到,對於一些從來沒有接受過心理治療這種技術訓練的人,無論他們如何努力,宗教的訓練無法完全治療人類童年生活的創傷,而且,沒有接受過心理治療訓練的人,他們無法了解自己的行為語言之中,發生了何種偏差,對他們自己的潛意識無法令傷痕自然癒合,而引致人際關係的不良與了子女教育的失誤,反而會變成隱藏在表面安詳的宗教包裝之下,埋伏了一些不知何時會爆發的危機。但是,這些問題如果採用心理治療,其實很輕易就可以解決,所以決定採用這種課程作為訓練。

經過三個多月以來的課程訓練和觀察,的確可以完全解決了上述的問題,同時也讓本人再度恢復對心理治療的信心。

花了二十年的歲月,再繞回原點,對各位心理學的大師的學說,體驗更多,也更明白到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原來會牽動靈界的變化,也牽動了人類體內的磁場、能量變化。這些變化不但改變了當事人的情緒和性格,同時也改變了他們的體能和新陳代謝反應,甚至改變了他們的靈魂。這些發現無疑是對心理治療的發展,可以向更大的領域擴張,提供了更豐富的發展方向。

例如,精神分析學派的原我、超我、自我的人格結構,以前只知道是一個專有名詞,現在從氣功靈修所訓練出來的人體特異功能感受能力,可以更清楚人格結構的變化,同樣也對口腔期、肛門期、性蕾期所造成的影響力量也就更清楚。

靈修和氣功如果簡稱為靈學,則靈學之訓練給最大的幫助,就是它可以令我有足夠的能力,去檢視心理學大師所提出的學說和治療的過程。

同樣的互相交流之下,我也把心理治療帶入靈界中,用來治療那些靈界過去的恩怨情仇。所以過去只會使用純宗教處理的業障問題,或者無法化解的冤仇,通過心理治療的方式,也經常獲得良好的化解。

但由於靈界的事物,在慣例上是不能記錄,所以這部份的處理過程,並無記錄留存。所以在「前世今生」的文章中,本人並沒有將這些記錄列出來。也許有人認為這種記錄會對社會造成「怪力亂神」的不良因素。所以我才沒有列出。

其實,怪力亂神的影響力只是一個小因素,最重要的是這些前世記錄,一方面無法肯定其年代、地點、種族、姓氏、家庭背景、歷史轉變等等因素,一方面是經常出現歷史重疊事件,甚至是民間傳說的情節,糾纏不清。這些因素拼合出來的圖形或故事情節,只適合於小說家的創作題材,而絕非一位從事人文科學研究的人員可以用來下筆的資料,原因是「無法查證」。

所以本人在研究宗教的十個年頭中,所經手處理的前世問題,其實也遇上千個,但本人都保持著超然的立場,並沒有把這些處理的過程記錄下來,也不願意向外推銷本人這種處理前世的能力。因為本人有興趣的是在研究和教學,而不是迷戀宗教的超能力。

對於寫作本書來說,本人所持的態度就相當不同。原因是,書中的談話記錄,是有案可查的真人真事,同時,許多敏感的心理治療專家,他們也應該可以從他們本身的治療經驗中,取體會和感受本書所述的各種經驗,只是這種感覺並不是每一位專家都能夠那麼清楚去描述出來。本書公開出版的目的,只是作者用比較敏感的觸覺去把那種帶有神祕色彩的東西描述出來,讓大家更清楚心理治療的世界中,它所包含的空間和領域,並不只是那一堆文字的描述而已!

因此,本書出版後,本人並不希望自己變成一個宗教上的傳奇人物,事實上,本人真是不喜歡那些人,一碰到我就問:「我的前世是什麼?」「我過去做了什麼孽?」「請你看一看我與某某人前世有什麼因緣?」「請你看一看我近日的運氣如何?」「請你看一看我的姻緣?」

雖然他們都很大方,樂於付費用來聽我解說。但是,大多數人只關心他們眼前的問題,而不知道這些問題並不是我所喜歡討論的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的背後都連結著一個更重要的原始問題,那就是他們的童年或早年的教育失敗,所以思考方法錯誤,邏輯推理歪曲,對人生的看法變形,因此造成他們今日的失敗和迷惘。

這些人不願意面對社會現實,所以希望追求宗教奇蹟,因此需要高人指點。但是,經過筆者深入瞭解之後,經常發現到,他們最需要的是再教育,以及心理治療,矯正以前的錯誤思想,以及行為模式、社會角色都需要修正。但是,這些在舊日社會變態下所造成的社會小角色,誰能夠真正幫助他們呢?

在舊日的中國統生活習慣上,許多人都會被吸引往宗教迷信的方向上,給他們一些精神信仰上的寄託,來填補他們心靈上的空虛與無助。但是,這種鴕鳥政策的方式運作下,那社會發展的品質會因為劣幣逐良幣而每況愈下。

因此本人在宗教的領域上雖然也許有點成就,但一直不願意採用這種模式發展,我不是小氣,不願使用這種力量,而是希望靈修的處理方法和心理治療的技術能夠更平實的推廣和應用,並淡化其原來的宗教色彩,因為只有把這些學問推廣,才可以真正的提昇人類的情操,以及改善社會的生活品質,不要大眾養成依賴某某人的習慣,這本書的出版,要表達的就是本人這一番心意!謝謝!

又本書完稿後,經心理學博士 吳靜吉老師的矯正,才能順利的出版,本人由衷的感謝。回想二十多年前,接受吳爸「研究方法論」的課程指導,才能使我在寫作論文上,有所了解,到了今天,我的著作已經先後超過十本,和吳靜吉老師的指導,才得到了萌芽,其時有很大的關係,在此一併致謝。謝謝!

                                       著作者:方永來(Fang Yung Lai)

                                                                                   初版1995年12月